《204纪事+花开的温度》by飞汀 读后感

连读两篇校园文的我觉得心很累

百度了一下看到别人的想法跟我完全不同(扶额)

我完全不觉得这篇雷

受君司希面对把他当做替身的盛乐始终狠不下心,但是他的确很清楚的知道他对盛乐的爱已经耗光了,他累了,却无法完全放下,在看到盛乐一蹶不振的样子时自己的内心还是会痛苦。

司希对宁杨完全是铁壁,因为他的潜意识里导致他失去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宁杨。对待宁杨,他没有耐心、没有关注、没有理解,所有的选择指向回避。

对于宁杨来说,他的爱从一开始的强势到最后的卑微,可没有变过的就是这份爱,不参水分的、纯粹的爱。

而盛乐,日记里那些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话,让我觉得他已经疯了,从小奚死的那天,他就已经疯掉了,他根本无法放下小奚,他的爱水分太多,也因此,他输给了宁杨。

宁杨最后送的树我觉得是作者的神来一笔,不仅是点题,还是爱情萌发的契机。

而司希最后到底爱不爱宁杨?

我想是爱的,从宁杨送他上班给了他一个吻的那天同时,司希的心房被撬动,宁杨的所作所为给了他完完全全被爱的感觉,而这真是被盛乐狠狠伤害的司希所需要的。

以下是摘录:

“你不会让我死的,因为……我还要给你种一棵树,一棵不要叶子……只有花的树。”

“……我可请不起你。”司希说话间,那张合的下颌在宁扬的肩头来回挪动,造成一种尖锐又酥麻的摩擦感。

宁扬难耐酥麻地咯咯笑起来。“那我请你。我请你让我照顾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