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故甜(?)点铺

不负责任变小梗〔寒故/甜不甜你觉得〕
┄┅┄┅┄┅┄┅┄*┄┅┄┅┄┅┄┅┄
前言:甜不甜自己感觉
        作者的坏习惯是没写完,但填是在原文章填
时常点开刷新就会有惊喜(不会)
┄┅┄┅┄┅┄┅┄*┄┅┄┅┄┅┄┅┄
1.
何故是在早晨起来时才感觉到有哪里不对。

按理来说,宋居寒绝对不会睡到连头都蒙到被子里的程度。

被窗帘缝隙透出来的阳光微微刺到眼睛,何故晃晃头,可眼前没有什么黑色的小卷毛,动了动身,腰间也没有对方温热的手。

居寒不在?

何故猛地起身,想要下床,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宋居寒。

虽然用的量词很不合适,但是……

黑色微长的自然卷发散在瓷白的脖颈间,本应利落成熟的脸部线条柔和了起来,何故揉了揉眼睛几乎不可置信。

在他眼前的,分明是……十六七岁的——宋居寒。
2.
“你是谁?”
没想到对方第一句开口的竟然是这句,一向不善言辞的何故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比较好。

更不用说他现在百味陈杂的心了。

是了,现在的宋居寒明显不认识他,还一副警惕着他的样子,可闪着光的凌厉眼眸却像一只伺机待发的兽,感觉下一秒就会扑过来撕扯他的喉咙。

何故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实在对他这种无神论者造成了非自然现象冲击。

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浮起的感情更多的却是害怕和担忧。

十六七岁的宋居寒是什么样的,他比谁都清楚。

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利刃,这把刃所在之处方圆十里内寸草不生。

为什么不干脆变成八岁的样子呢?

没有开过刃的刀虽是刀,却比现在要好的多了。

何故状似平静的在床边坐下,开口:“你是几几年生的?”

“……”宋居寒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话中带了份不情愿,“89年。我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吗。”语毕,嘴角的笑带点嘲意。

何故没有理会,兀自摇摇头,而后沉冷的眸子缓缓抬起:“现在是2018年。”

宋居寒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3.
“你是说你是未来的我的恋人?”明显已经把这里当自己家的宋居寒斜倚在沙发上,口气是不可置信。

何故点头,他开始想起他和宋居寒的初遇就是在这个花一样的年纪。

过去的场景与现在宋居寒的脸渐渐重叠,何故有些茫然。

宋居寒看他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咋舌:“我是怎么会看上你的啊……未来的我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虽然过去的已经过去,但话语还是如同它的主人本身一样,字字诛心。

“因为未来的你喜欢我,然后我也喜欢你,就是这样。”

TBC
〔会填的大概〕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