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故随(da)笔(keng)2.0

小居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与Vanessa只能靠功能简陋的MSN和越洋电话来维持联系。

他一直很听话懂事,Vanessa在他八岁之前一直都陪在他身边,尽管有无穷无尽的繁忙工作在等着她。

但是随着她宋河三观之间不断显露的差异与矛盾的激化,她终于也是不再挣扎出声了,可她也没有办法,最好的方式显然只能是逃避。

小居寒就是在那一天发现妈妈与母亲之间微妙的差别。

他还是依旧坚持着每天联系Vanessa,讲些流水账一样的小事儿,似乎并不像一个期盼妈妈回来的小孩儿,而更像是一个希望妈妈不要孤单的乖孩子。

Vanessa很欣慰,她的孩子,她唯一的血脉……听到远岸传来的细细软软的童音总让她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小居寒从小就像是一个发光体,他的所有,无论是容貌、谈吐、还是无与伦比的音乐才能,似乎都让他成为了一个太阳般的存在,让人无法忽视。

他一定会就这样好好长大。

远在大洋彼岸的Vanessa每晚睡前都会祷告,然后仔细想想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今天又长高了一点。

是的,一天天地,他长高了,原本温和的脸部线条也一天天显得锋利起来,嗓音也进入了变声期,开始变得低沉沙哑起来,而薄薄的唇瓣却似乎有种其他的什么意味存在。

再次回国见到小居寒……不,现在似乎已经不能这么称呼他了。

〔未完!会填的!一定!〕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