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故随(da)笔(keng)1.0

七年前,到底是谁蛊惑了谁呢?

宋居寒见到何故的第一面,对方是个正在大学实习的青年,有些苍白青涩的脸,眼里还带着刚步入社会的迷茫。

哦?是冯峥喜欢的人?

年少时的不欢快总是令人耿耿于怀,恨不得哪一天能够发泄一顿。

于是——那一天就这么悄然来临了。

伴随着算计与甜言蜜语,宋居寒看着眼前被他搞得脸红心跳的青年,心中却有一个不奇怪的想法——他真可爱。

他这个在娱乐圈大染缸里被侵染得不剩分毫的人,周围围绕着的不是什么口蜜腹剑的伪君子就是那些点头哈腰的下位者。

撩人的手段百试不爽,但以前那些对象们不是欲拒还迎就是用更加下流又露骨的话来回答。

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宋居寒想。

清澈却有几分呆愣的眼睛,似要逃开的目光,泛红的耳根……

正常的生理反应总是诚实的。

宋居寒知道,这次他定是要赢冯峥了。

不过,这个何故嘛……

骨节分明而又白皙的手探入对方有些松垮的衬衫,温热的肌肤像是被这突然其来的冰凉给点着了,战栗着不安。

他紧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带着不可诉说的难以置信。

宋居寒慢慢贴近他的脖颈,平价洗涤剂的味道带着一份难名的柔软渐渐靠近。

高档的香水混杂起来常常熏的人恶心的发慌,偶尔闻闻这种味道……不也是挺好的?

脸红心跳过后,是单方面掌握的约会与调情。

宋居寒自诩是个极会吊足他人胃口之人,但有时,冲动也是难以抑制的。

如同他在很久以后对何故说的那句貌似事实的情话那般,青年满目崇拜与欢喜的澄澈让他忍不住欺身……

而后是狠狠地却又不无情地贯穿。

对方的生涩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是没有反抗却有些羞涩的表现让他心情大好。

这样欺负一个全心全意想着自己的人——真好。




最后,长久的空虚伴随着真相被撕裂,愈发赤裸裸血淋淋。
没有人能逃脱……没有人。

2018.5.7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