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薰兔】Balance(一)

微笑小鱼鱼☆:

*ABO,ABO,ABO,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饱含真心洒狗血,人设属于ES,OOC属于我。
*未完待续,大坑预警。


——


有哪里不对。


站在保健室门口的羽风薰突然觉得空气有些异样,他皱起眉头仔细辨认,只觉得有丝丝缕缕的香甜气息,像无形的手,温柔地撩擽拨着他的神经。


……甜美而诱人,同时又有些熟悉,是omega的气味。


梦之咲学院里并不是没有omega,优秀的omega往往也不会输给alpha。但每一位omega都会受到特殊的保护,基本不会有在舞台上意外发情的情况。眼下这情形,估计是哪位倒霉的omega记错了发擽情的日期忘记吃药,不得不逃到远离人群的保健室避难吧。


啊啊,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本来打算进去闭目养神一会儿的羽风薰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打算开门的手。刚刚走了几步,那清甜的气息却悄无声息地牵住了他的神经。


熟悉的,熟悉的味道……


顾不得alpha的本能会被撩擽拨起来,羽风薰猛地停住脚步深吸几口气。柚叶的清香灌满了他的肺部,一点一点唤醒了他的记忆。


有着柚叶清香的omega,只有那一位。


那个无星无月的夜晚,那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发着抖,蜷缩在自己的怀里,柚叶的清香几乎汇成实体,后颈的那块肌肤甚至能尝出甘美的滋味,于是他的齿列陷入了那块肌肤,留下了自己的味道。


一个临时标记。


羽风薰少有地慌乱起来,伸手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答,再试着拧动冰凉的门把手,果不其然地被锁舌卡住动弹不得。正他准备出声呼唤里面的人时,门锁处发出一声轻响,紧闭着的大门自内而外地打开。


Omega的气息像被倾倒出来一般,几乎比走廊上的浓烈了不止五倍。和信息素一起显露出来的是扶着门勉强站立的,仁兔成鸣。


略显凌乱的金发,被扯开的衣领,再加上那双失焦的红色眼眸,不用多想都能猜出这位omega到底处于多么糟糕的状态。


“创亲,你回来了……呃?!”仁兔抬起头,立刻警觉起来。视野再模糊他也能判断出来,这人绝对不是自己的后辈。


那人是个alpha!!


这个认知宛若警铃,猛然敲醒了omega昏昏沉沉的脑袋,颤抖着的手臂找回了力气,将门狠狠地关上。


然而事实证明,一个处于发擽情擽期的omega是没办法对抗一个alpha的。门边还未碰到门框就被用力抵住,那人挤进半边身子,醇厚的红酒香先指尖一步触摸着他的脸颊,原本就难以抑制的情擽热更加肆意地燃烧起来。他下意识地偏着头感受着温柔的触碰,omega的本能让他恨不得立刻向这位不知名的alpha求擽欢。这是天性,没有逃避的方法。


“呼……放,放开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就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紧紧地抱住了,仁兔软着身子无力地抗擽拒着,下一秒就被横抱起来,放在保健室的病床上。


红酒的醇香混合着柚叶的清甜,二者在空气中交擽缠融合,混合出更为醉人的味道。Alpha的唇舌覆了上来,富有侵擽略擽性的深擽吻让omega无暇顾及其他,只能献擽身于迷擽乱的情擽欲旋涡。


仁兔搭在羽风肩上的手开始收紧,后颈那块肌肤隐隐发麻,莫名的紧张和恐惧一时间竟然削弱了情擽热的侵蚀,他意识到什么似的剧烈挣扎起来,接吻的空隙间冒出了带着微弱哭腔的声音:


“薰……薰亲……”


他在害怕我。羽风薰喘了一口气,退开一段距离,专注地盯着同样喘着气的仁兔成鸣。那人泛着水光的唇瓣惹人遐想,但吐出来的却是他不想听到的话语:“不要……”


羽风把他松松垮垮的衣领扯得更开,按着性子,用温柔而低哑的声线安抚着,或者说诱擽惑着抗拒着他的omega:“可是成鸣也很难受了……临时标记都不行吗?”


对方狠狠摇头,眼中的水光摇摇欲坠。


被撩擽拨起本能的alpha和发擽情的omega待在一起什么都不做,自然是不可能的。羽风薰在心里把自己嫌弃了一百遍,明明Undead「过激背德」的信条就应该体现在这里。而且帮助一个omega解脱痛苦不是每一个alpha的义务吗……


更何况那是自己真正倾心的omega,和那些约会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可是仁兔成鸣在拒绝他,即使事态已经发展到快没办法控制的地步,他也在拒绝。


“成鸣……”他唤着他的名字,抚摸着他汗湿的鬓角。那人立刻紧张地攥紧被角,扭过头去,金色的发梢颤抖着,主人的恐惧暴露无遗。


红酒的味道凶猛地逼近,alpha在后颈处落下了暧昧的亲吻,牙尖划过柚叶甘甜最为浓厚的那一片肌肤。信息素的镇压下,他的omega只能做出微弱的抵抗,细弱的呻吟起始于颤抖的声带,终止于紧咬的牙关。


然而alpha的侵擽略仅仅进行了一个开头,就被突兀的开门声打断了。


刚刚他太心急,完全忘记了锁门这回事。站在保健室外的是三个目瞪口呆的一年级生——Ra*bits的另外三个成员。


天满光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了羽风薰的手臂,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把他拉开。紫之创飞快地瞟了他一眼,顺手把门关上,紧随着真白友也奔向病床。


被信息素冲昏了头脑的羽风薰自知理亏,只能站在一边平复自己的呼吸,一边看着病床边的后辈们。紫之创从提着的塑料袋中取出抑制剂,熟练地打开包装进行注射。


冰凉的透明药液一点点推了进去,空气中躁动的信息素缓缓地平静下来。相比之下,羽风薰的信息素反而显得紊乱了。三人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约而同地盯着羽风薰,完全不见了平日的神情。


紫之创第一个开口:“薰前辈……仁哥担心信息素影响我们才把我们全赶出来,没想到你却过来了。”


“仁哥说不想被别人标记,临时的也不行,你不知道吗?”天满光甩开羽风薰的手,退开了几步,眼神中带了几分敌意。


“乘人之危呢……”真白友也毫不留情地总结。


善辩如羽风薰也没办法找出为自己开脱的理由。他自然是不想伤害仁兔的,可是,又不甘心于这样的关系。


从那一次的临时标记开始,他们的关系就停止发展了。友情之上,恋人未满,就是这样尴尬的境地,还多了一层A与O的距离感。


在仁兔身上,羽风的追求经验几乎完全失效。仁兔不像他轻易就能追到手的女孩子,虽然会因为他三言两语的撩擽拨而脸红,但也绝不是傻乎乎的小兔子。他心里装着的东西很多,他要成为的不是alpha的附庸,而是不亚于alpha的认真可靠的前辈。


仁兔反感临时标记……只是这个原因吗?


还是说只针对他,“只有薰亲不行”呢?


紫之创的声音轻飘飘地传了过来:“请先离开吧,薰前辈。仁哥要好好休息,你的信息素会干扰到他。”


好好休息。


他没法反驳这个理由。


于是他离开了,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回了头,看到了仁兔毫无防备的、略显虚弱的睡颜。


这一幕像极了一年前的那个清晨,只不过推门离开的是仁兔,而不是他。


TBC.


↑好想写成FIN啊……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姑且看看热度。


本来用这个设定是想看笨蛋情侣卿卿我我酱酱酿酿,结果怎么……怎么变成了这样……


关于保健室里面为啥没有抑制剂,大家就当用完了没来得及补充吧,大概。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