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花渐开(一)

本丸paro
慢热
清水
一个有关花开的故事,欢迎捉虫。
这里臻雾,多多指教。
那么——开始。

——

         “药研哥哥,为什么本丸的这株樱树一年四季都不开花呢?”

         “这个啊,大将说是万年樱的话也就没那么容易开花了吧。”

        远处粟田口的短刀们正在那棵光秃秃的樱花树下同往常一般嬉笑打闹着,而樱花树的话题也是随意一提便很快过去了。

        刚刚拔完杂草的山姥切抹抹额前的汗,庆幸自己的披布为他挡了不少阳光。

        他时常在內番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望向那棵樱树,树下短刀们活泼的身姿让他觉得每日一尘不变的內番工作似乎也是在动着的——而不是碧蓝不变的天和一如往常的艳阳高照。

        要说为什么每天都是这样的天气,这就要问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为什么那么喜欢夏景了。

        明明是夏季,但是那棵每日自己关注的万年樱却是一点绿意都无的样子。

        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可怜……山姥切在心里补上一句。

        从他刚入本丸起,也可能是更早以前本丸里就流传着审神者小姑娘充满少女幻想的发话:这株万年樱只有相爱的两个人在树下交换誓言才会开花。

        这番言论据说是以青江的一句:“果然是主上你找隔壁审神者当男朋友这事儿才可以办到吧?”落下帷幕。

        不过话虽如此,本丸里的刀剑们似乎已经把对这株樱树开花的执念或多或少种在了心底。

        所以,也希望它快点开花吧。

        不过……我这种仿品的愿望也会有实现的那一天吗?

        将视线收回,山姥切在被毒辣的太阳照的睁不开眼睛的同时才意识到了是午饭时间了,而內番早已结束。

        尽管身为付丧神的他们可以不进食,但是主上却硬是让他们聚在一起吃饭,有时自己也会混在他们中间,吃吃饭聊聊天。

        赶快去食堂……被热的有些头晕的山姥切摇摇晃晃地加快了脚步。

        进入室内,默默地走向打刀专用的桌子,山姥切在坐下的同时却感受到了一股气氛的不寻常。

        “是四个小时吧?”

        “绝对是的!身负主命的我怎么可能看错!”

        “哎?我倒是觉得会再出一把你啊?”

        “啊~安定这么说倒是很有道理啊~恩…山姥切你觉得呢?內番辛苦了啊。”

        刚刚得到冷气解救的山姥切碧色的眸子疑惑的闪了闪。

        四小时?那是什么?

        也等不及他思考,隔壁桌传来的高声立刻打断了他。

        “四个小时哎~真的是四个小时~看来我也要顺利离开撒哈拉以南了哈哈哈哈——”

        围坐在桌子旁的所有稀有刀们同时缄默不语,依旧各吃各的饭。

        除了——

        “主公大人您不能喝酒!”一把把正站在大太刀专用桌上的小姑娘给拉了下来,长谷部吼道。

        “啊呀~这有什么啊长谷部~主上这不是喝的挺开心的吗~”次郎端起酒碗撅着嘴嘟囔着。

        瞥了一眼次郎太刀桌上的酒碗,长谷部压下声音缓缓开口——

        “我……好像知道是谁把酒带进食堂了……”

         ……

        “咿咿咿——!!!长谷部君,我的酒!!!qwq!!!别!!!”

        随着噼啦啪啦酒器落地的声音,山姥切放下了筷子:“我吃完了。”

                                                                               
                                                                                         TBC.

 
 
评论(3)
 
 
热度(17)